新闻中心

【西海都市报】播绿满掌乡——果洛藏族自治州满掌乡黑土滩治理见闻

2022-04-19  所办公室

 

达日县满掌乡查干村牧民播种草籽。西海全媒体记者 张娜 摄

  西海全媒体记者 李皓 何耀军 张娜

  果洛藏族自治州达日县满掌乡是黄河源区的一个牧业乡,平均海拔4200米,草场多以高山草甸为主。达日县农牧和科技局工作人员才旦奔介绍,满掌乡的土质以沙砾为主,腐殖层很薄,生态脆弱。受全球气候变暖等诸多因素影响,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,满掌乡的草场持续退化,大面积的草场成为了黑土滩。

  170户牧民只留下30户

  布东村是满掌乡黑土滩面积较大的自然村。村党支部书记才让加介绍,布东村一共有3.8万公顷草场,其中40%是黑土滩。

  黑土滩对牧民的生产生活影响很大。

  布东村48岁的村民杨色说:“小时候,我家牧场上的草长得很好,牛羊吃不完。后来,牧草越来越稀,牛羊吃不饱肚子了,我们只好把牛羊赶到很远的地方放牧。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,草原上的黑土滩出现了,即便是跑到再远的地方,牛羊也吃不饱肚子。”

  村民说,因为缺乏草料,上世纪七八十年代,布东村牦牛的体型变得越来越小,产肉量不到100公斤。“牛羊嘛,可怜得很,人嘛,也辛苦。”杨色说。

  黑土滩面积越来越大,严重影响草原上的生态环境。

  杨色说:“一年四季天天刮风,尤其到了冬天,风特别大,人在布东村待不住了。”

  为了寻找更好的草场,布东村牧民只好把牛羊赶到与达日县相邻的班玛县和久治县放牧,后来,越来越多的人在外县定居下来。

  布东村村民周才多年前曾担任村委会主任,他说,上世纪80年代,布东村一共有170户牧民,后来留下来的只有30户。

  宣战黑土滩

  省委省政府始终关注着黑土滩的治理工作,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,果洛州就组织各界群众尝试着在黑土滩上种草。

  守护绿水青山,再造美好家园,是满掌乡各族群众的心愿。

  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,黑土滩治理凝聚了两代满掌人的心血。

  周才:“我们年轻的时候种草全靠人工,很辛苦。那时候风很大,有时候草籽刚播到地里,一场大风就吹没了,没办法,大家只得种第二次、第三次。因为雨水少,选种的草籽不合适,那些年我们种的草籽大部分发不出芽。”

  满掌乡党委书记张彦涛说,1998年,国家实行“草畜平衡”,有效减轻了草场的压力,为满掌乡黑土滩的治理工作提供了基础性保障,满掌人治理黑土滩的信心和决心更大了。

  让草原披上绿装,让黑土滩成为历史,满掌人向黑土滩宣战。

  全乡40%的黑土滩得到治理

  才让加说:“上世纪70年代,满掌乡只有一台拖拉机,大家只能轮流用。为了能用上拖拉机,提高种草的速度,有一年我索性带着被子,睡到乡政府排队。”

  满掌乡党委副书记马超强说:“因为气候寒冷、海拔高,满掌乡草场上的植被生长期只有短短42天。在这42天时间里,保证人工草场成活,是一件很困难的事。”

  为了解决这一技术难题,果洛州先后与青海大学、中科院西北高原生物研究所等科研单位联系,展开了联合攻关。一次次的实验后,科技人员终于发现用披碱草、中华羊茅、冷地早熟禾三种草籽混种的方法,可以有效提高黑土滩人工植被的成活率,这一技术成熟后,迅速在果洛州全境推广。

  才旦奔:“中华羊茅有固化土壤的功效,披碱草抵抗风沙的能力很强,将它们混种在一起,能有效改善土壤质量,提高黑土滩人工植被的成活率。”

  考虑到本土植被有着环境适应力和抗病毒能力强的特性,满掌乡还利用境内的黑土滩,开办了本地草种和燕麦种植基地,不仅满足了黑土滩治理的需要,还为群众冬季补饲提供了便利,受到牧民群众的欢迎。

  一日又一日,一年又一年,满掌人将希望的种子播撒在雪域高原。终于,在村民和科技人员的共同努力下,黑土滩上见到了绿色。

  才让加:“看到黑土滩上又长出了草,我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。”

  又一个春天来临的时候,我们在布东村看到的是这样的景象:库房中各种草籽准备充足,黑土滩上一辆辆拖拉机奔波忙碌……

  揉搓着掌心中的草籽,张彦涛说:“你看这些草籽,都是从外地运来的,黑土滩治理让老百姓对生活充满了希望。”

  据统计,这几年,在果洛州委州政府的统一部署下,满掌乡黑土滩和黑土坡治理的面积以每年666公顷的面积增加,全乡40%的黑土滩得到了治理。

  一项惠民工程

  “为了提高人工植被的成活率,我们对已经治理完的黑土滩实行了封育。按照规定,3年后,草场才能开放。”马超强说。

  张彦涛向我们提供了这样一组数据,经过多年的努力,满掌乡治理黑土滩和黑土坡面积已经达到0.8万公顷,今年4月,又有0.06万公顷的草场解封放牧。解封后的草场上,披碱草大多有四五十厘米高,长势良好。因为每年都有封育的草场被解封,满掌乡载畜量不断提高,黑土滩治理让老百姓得到了实惠。

  满掌乡查干村村民四保家的草场是2021年5月解封的。

  四保说,解封的草场,有效缓解了冬季牛羊草料供给不足的压力,他家牛羊的产肉量明显提高了。

  杨色也说,因为黑土滩披上了绿装,这几年,布东村的风沙少多了,牧民们的居住环境越来越好。

  生态环境改善了,生活环境变好了,曾经远走他乡的牧民又回到了满掌乡。

  才让加说,当年从我们村搬走的牧民,这几年全都搬了回来。如今,布东村已经发展成了有着282户、1070名村民、9000多头牛的牧业村,村民们安居乐业,治理黑土滩的积极性更高了。

  每年春天,布东村参与种草的村民有六七十人之多。

  “按照相关规定,牧民们种一天草就有170元左右的收益。”张彦涛说。

  周才说:“我们有信心,把草原上这些难看的黑疤瘌剔干净。”

  才让加说:“季节不等人,这几天村民正在加班加点,争取用最短的时间,把草籽种到地里,完成今年的黑土滩治理任务。”

  在拖拉机的轰鸣声中,我们相信不久的将来,满掌乡的草场将重新披上绿装。

  来源:西海都市报20220418(第A6版)

【西海都市报】播绿满掌乡——果洛藏族自治州满掌乡黑土滩治理见闻.pdf